他们真的很需要我们
他们真的很需要我们
时间:2012-11-27 15:28:48来源:开发区分局阅读人数:8,671










    

     一早上班,办公室电话响了。户证中心窗口工作人员说:窗口有个老同志,他老伴现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,好像要转院,问问能不能马上到医院帮助拍照。我说,好吧,跟他说我们大约在20分钟后到。

为了能顺利完成二代证换发任务,大队对行动不便的群众提供上门服务。3月份以来,大队已经为20多位群众上门采集人像,有的到他们家里,有的到敬老院,有的到老干部病房,一个下午紧赶慢赶,能拍10个人效率就己经很高了。

记得上一次上门服务,打电话到一个叫张月娥老人家里时,老人说,哎呀,最近天一直下雨,我没有出过门,头发太长了没剪过,换一天拍要不要紧?我说,好,过几天我再打电话来。不知道这位老人头发剪了没有?一想起,我马上打电话过去,老人说头发已经剪好了,在家里等我们。

带上相机和背景布,先到第一人民医院。星期一的医院,整个候诊大厅挤满了人,老百姓看病真是难啊!等了很长时间的电梯,终于来到当事人的病房。老人家今年75岁,正躺在病床上输液,她老伴见我们来了,连忙帮助扶坐起来,我们在她背后拉起一块白色背景布,助手小钱按下了快门。

接下来要去张月娥老人家,老人户口在港湖,却住在红丰西村。几经寻找,终于找到了15—6305室。这是一位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的老人,花白的头发修剪得整整齐齐,戴副银边小眼镜,怪不得上次说要理了发再拍照,这是个很在意自己形象的老人啊。我们叫老人靠墙坐在小方凳上,老人好像对拍身份证照很慎重,端正地坐着,并秉住了呼吸,灯光一闪,老人眼睛闭了,再拍,再闭,再拍???3张下来,老人己经气喘吁吁。她说,等一下,让我歇歇力,刚刚我的气屏牢了不敢呼吸。看着老人修饰整齐郑重地配合我们拍照的紧张样子,我心里悸动一下,独居的老人真不容易。拍完照片,我问老人,港湖的房子是你儿子住吗?不是,儿子离婚了,房子卖了。我这里的房子是租的。哦,是这样,我马上在笔记本上记上了这个人户分离的信息。

临快出门,我无意地说,这个小区不是我们开发区的,不怎么熟悉,找了好长时间。老人说,真是对不住哦,我今年81岁,老头先走了,平时一个人住。孝喘很历害,走不了路,好走我就自己去拍了。她不说我还没注意到,真的,老人的脸肿得历害,眼皮肿,手背肿,讲话声音如游丝,又轻又细。看到这个样子,我一下子惭愧起来,多找一段路有什么关系,像这样的老人真的很需要我们的帮助。回来后,我马上把照片传给市局技术人员希望能尽快帮助处理,因为我想,老人们肯定希望能尽快拿到自己的证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闵霄峰